新晋居民_0372922

猜猜这哪位历史人物

帮小朋友画的嘻嘻嘻


白芷三(绪川)


“师兄,你在路边等等啊,我去车库开车!”


  “好!你去吧!”白川应着,方绪回头叫着“我很快的!”两人笑着,即使分开,也亲密无间!


  一转头,一辆豪车在公司门口停下,缓缓出来的,是昨天才见过的赵舒砚。

  不仅如此,他手里还抱着一个小孩嘻嘻哈哈的,是博文!


  “川川老师! 川川老师!!”博文叫唤着挣脱了赵舒砚的手臂,朝着白川跑去,白川蹲下,将他接住。“博文啊,你好啊,怎么今天过来了,老师检查检查啊,有没有好好练棋啊?”


博文像是炫耀一番,“有!我每天都练棋,我昨天赢了表哥壮壮呢!”


  “真的?这么好厉害!不过也不能骄傲!谦虚求进,方能不败,懂了吗?”


  “嗯嗯!博文记住了!川川老师,傥傥哥哥说博文要是赢了壮壮,就能来围棋班上课了!川川老师,你还能让我入学吗?”


  “可以啊,不过围棋班今天放假了,你后天,让你家长来带上身份资料,交了学费就行了!”

  白川摸着他的小脸蛋,笑得春风般和煦,博文一听了他的话,赶紧拉着赵舒砚过来“傥傥哥哥,你快和川川老师去填资料!”


  “哎哎哎,博文!人老师说了,要后天!知道吗?”博文大大的眼睛垂了下来,嘟着小嘴“好吧。”


“白川,昨天走的时候忘记把这个给你了。”赵舒砚从公文包里拿出白川的手机,递给他。“昨天在…在车上找到的,结果喝了酒就忘了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
白川接过手机,一边说着没事,谢谢,一边打开手机,映入眼帘的是方绪昨天的几十个未接电话,不过已经没事了。


“你怎么一个人在路边站着?”赵舒砚放佛比昨天温柔了许多,真的就像个普通朋友那样关心问候。


“哦!等人呢!你弟弟叫你糖糖?很少有男孩儿会起这样的名字。”白川笑着和赵舒砚打趣。


博文小手拽了拽白川的手,白川低头“嗯?”以为小朋友有什么事“不对不对!川川老师,是傥傥~,风流倜傥!不是糖糖!”博文一本正经纠正的样子,真是讨人喜欢“哈哈哈哈,博文真聪明!老师今天谢谢博文的纠正。”


“不用谢!不过今天老师身上的味道没有之前好闻了……”博文点头道。


“那个,这孩子就这样,别在意!童言无忌,童言无忌。”赵舒砚尴尬地缓解在白川眼里并不算尴尬的尴尬。

“再说,我也不是男孩儿了,都26了。不过你要是想叫,也行!”赵舒砚低头扶了扶眼镜,脸上害羞的浮起浅浅红晕,怎么会有人这么称呼一个成年男性!


白川觉得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,慌乱地解释“哦!是是是,不小了,不小了!哈哈哈!”尴尬的对话让白川不知所措。


赵舒砚主动缓解气氛“那个,你今天有空吗?要不要去钓鱼啊?你不是说经常去吗?我一个新手想找个老手带带我!你看可以吗?”


试探性的问话,更加尴尬,本来今天之前俩人关系还很紧张,虽然是交了个朋友,可又见过几次面!?今天就不请自来地约人出游,确实是有些感觉怪怪的。    


昨天之后,赵舒砚就一直想着白川,这样纯粹的人很少见,又这样温柔坚韧的性子,换了这么重的病却还是努力生活着,让他情不自禁地过来找他了。

“今天恐怕……”白川本想拒绝,奈何方绪突然出现在身旁“行啊,我就喜欢钓鱼!我和师兄本来也想去钓鱼的,正好带上你!对吧!?”


方绪搭载白川肩上的手紧了紧,眯着那双狐狸眼对他假笑。没办法,只能配合他了“哦,嗯呢!”

“耶!和川川老师一起去钓鱼啰!”博文兴奋地欢呼


“原来是白老师的师弟啊,我是他朋友,我姓赵,幸会幸会!”


“在下方绪。久仰久仰。师兄什么时候交了这么有钱的朋友啊?”两块蜂窝煤在这里假客套。


白川也不知道方绪今天抽什么风,拉了拉他的衣角,眼神示意不要乱来。


这一举动倒是让赵舒砚尽收眼底,他是个识趣的人,“既然白老师今天有约,我也不便打扰了,下次吧!”白川尴尬地点点头,赵舒砚然后带着失落地小博文道了声再见便走了。


“还知道是打扰啊!”方绪叉着腰骂骂咧咧,完全没了刚刚的和气。


“那你还邀他钓鱼!?”白川瞪了他一眼,今天的计划里根本没有钓鱼这回事儿!真是张口就来!


“我那是试探他,试探试探!”方绪连忙给他自己找补!“好了,好了,快上车!上车!还得给老师挑礼物呢!”方绪转移话题的能力是越来越熟练了!


“白川,那个赵舒砚今天来找你,就是为了钓鱼!?”方绪边开车边问道。


“他找到了我的手机,专门过来还我,哎,对了,你怎么知道那是赵舒砚?”白川好奇的问道。


“生意场上谁不知道他啊!新晋的浩裕集团董事,他爸准备把房地产公司和旗下的几个科创项目让他接手了!那可是大项目!还有他那辆车,全球限量,前几年的时侯,本来我想买的,结果被他抢了先!”


白川嘴角微微上扬,本想着面前这人变成熟了,没想到还是老样子!笑着说“就因为这事儿?我还以为有多大仇怨呢!”


“就是不喜欢这个人而已。”方绪嘟囔着。

“为什么啊?”白川问道。

“就是感觉。”方绪也说不上来,可能是这人父亲的作风,也可能真就是那辆车。


“那我昨天拿他的手机给你打电话,发信息,你怎么没看见?”白川问道。

“我那手机……设置了,陌生消息拦截。”方绪支支吾吾的。


白川也不知道他为什么,要设置这些有的没的,作为围达公司的老板,接到陌生电话,短信都很正常的“以后要是有公司想合作,或者咨询,打不进来怎么办!?你赶紧把那个功能取消了!”


“好好好,都听师兄的!”


白川和方绪好久没有回到老师这里了, 竹林小院,方绪也不敲门,推门而进,就看见白发苍苍地老头子在浇花,方绪提着礼物的双手大大地张开,朝着老师抱过去“老师!好久不见了!”


老师笑着,“是方绪啊!欢迎!欢迎!我可看新闻了啊!你现在可是有着名人头衔啊!”

“哪有,哪有!”老师笑呵呵的,脸上掩盖不住的骄傲。


是啊,对于老师来说,方绪是他最成功的学生,现在说是凯旋,也是恰到好处,而白川呢,没有名人头衔,没有领队,下了大半辈子围棋,什么成绩都没有,说来确实有些惭愧。


和方绪寒暄完,老师注意到了方绪身后的白川,欢迎道“白川也来啦!怎么提这么多东西,你们两个啊!”


白川笑着答应着,想开了,管什么成就,荣誉,那些都不重要!今天高高兴兴来看老师!


“快进屋!进屋喝茶。”


老师的房子是老式的木屋,窗台照进缕缕阳光,窗台上竹编的篓子里,是刚晒干的药材,白川好奇,放下东西后,就到药材边看了许久“老师您是身体不舒服吗,怎么晒这么多中药啊?”


“啊?老师!您要是有什么事儿,一定要找我啊!我给您安排!”方绪一听,赶紧扶着老师,


老师见两人,这么关切,赶紧安慰道“哪有啊,就是些白芷,拿来泡水喝的,不用担心!”


“那就好,那就好,没事儿就好,白川你也别担心了啊! ”


白芷,性温,味辛,气芳香,微苦,可以祛风湿,活血化脓,治感冒和头疼也是可以的,看老师的样子,应该只是普通的感冒,想到这儿,白川也放下心了。


方绪拿着礼物盒,一样一样地给老师介绍,什么

“这个吃了身体好,这个是专门为你挑的……”

 

老师笑得合不拢嘴“方绪,白川,你们能来看我,我很高兴,你们两个这么多年还能这么要好,确实是很让我很欣慰,尤其是方绪,这么多荣誉加身!我很骄傲啊!”


听到这话,方绪故作姿态起来,“老师谬赞了,没有您和师兄,我哪能有这样的成就啊,是不是!师兄!”


白川笑着点头“是是是!”得到肯定的花孔雀一下就开屏了,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!


“方绪说的对,白川,方绪啊,你们两个要互相多多帮忙,围棋啊,是两个人才能下的!记住了吗?”

“嗯!”

“嗯!”


老师坐到棋桌上,叫上俩人“来!陪我下回棋!”


俩人相视一笑,一起走向棋桌

“老师请指教!”

“老师请指教!”


相聚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窗台的阳光暗淡了,棋局结束了,白川和方绪赢了,多年来,他们的默契,他们的棋力,早就处在较高段位了。


老师收了窗台的白芷,说道“白芷苦,但气芳香,性温,治头疼不错,跟你们下棋啊,头疼,头疼。”


“老师这是什么话,我们都不好意思赢棋了!”方绪挠挠头,他知道这是夸奖,白川怼他“老师您别管他,哪些药一起,我来帮您泡!”说着便过去拿着水杯泡了起来。


“哈哈哈哈,你们俩啊,还是老样子!”老师笑着进里屋拿出两个精美的盒子,“来,过来,这个是给你们准备的”


白川和方绪惊喜地走过去,方绪假装问“老师怎么还给我们准备礼物啊?”


“这是给你的,成名礼!我就知道你小子赢了名人头衔后,要来我这儿走一遭!收好啰。”


“白川这个是给你的!你以后啊,要给孩子们做好榜样!来!”两人接过盒子“谢谢老师!”


“打开看看!”老师指着那两个精美的盒子。


方绪应答着然后急忙打开盒子,是一颗黑色的棋子。

白川的是一颗白色的棋子,温润细腻。


方绪把棋子,拿在手里看了又看,直到灯光下,翠绿色显现,才让方绪惊得收了回去,


“老师,这是墨翠!太贵重了,不行,不行。”


“是啊老师,这太贵重了!赶紧收回去!”白川也

收了棋子,他们都知道,这个价格贵重,普通人是很难消费的,更何况是一个普通的老师。


“哎呀,你们这是干嘛,老师买不了一整套,所以就托人做的棋子吊坠,这羊脂白玉,和墨翠,正好你们一人一个!”老师的一番言语还是没能打消他们的念头,“老师……”


“好了,都这么晚了,赶紧回去吧,我今天输了棋,一点也不想看见你们!快回去!”


“老师~”方绪撒娇似的抱着老师,老师哈哈笑着,一只手搂着方绪,另一只手搂着白川,许久不肯放手。


“你们啊,都长大了,都是有担当的人了,以后要互帮互助,互相体谅,知道吗?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闹脾气,知道吗!?”面对老师的嘱咐,两人相视后认真的答应了老师。


刚上车,白川收到赵舒砚的消息“白川,做家教的事,考虑得怎么样了?”


白川平静地回复他“博文入学后,我们会尽全力去教他,请您放心。至于家教,不好意思,我放不下围棋班,也没有这样的精力,谢谢你的好意!”


“好吧,我也不勉强你,那不说这事了,周末能来找你下棋吗?”


“当然可以,不过要等下班时间,可能有些晚了”


“那我周末来围棋班接你!”


见白川拿着手机码字,方绪趁他不注意,抢了他手里的礼物。白川吓了一跳“哎!?”


方绪嬉皮笑脸地看着白川然后递出自己的那个“我替你保管!你替我保管!?”


 白川也不知道方绪一天到晚脑子里想什么,这么大人了,还跟个孩子一样,交换东西也不知道好好说,把他吓死了,不过还是接过他递的盒子应了他“交换就交换,你吓我一跳!”


“跟谁发消息呢?这么认真!”方绪疑问。


“有人让我去做家教……”没等白川说完,方绪就急匆匆地反驳“不行!你去做家教了,围棋班怎么办!?围棋队怎么办?那可是你一手创立起来的!你可是公司的主心骨之一啊!”


白川看他急眼,又打断自己说话,就想着逗逗他“是吗?正好我物色了一个围棋老师,虽然不是职业棋手,但是做老师没问题!叫龙彦!最重要的是,他还赢过你!”


“那你也不能去!你要是把围棋班交给一个下野棋的!那我也撒手不管了!”方绪堵气地说。


白川见目的达到,哈哈哈笑了两声,拍拍他的肩,“我又没说我要去,你担心什么!?”方绪瞪了他一眼,心道:最好是这样!


“好了,快开车去吃饭吧!”


“待会儿吃饭,你请客啊!还欠我一顿呢!”方绪带着浅浅怨气发动了跑车。


“行行行,想吃什么都行!”


“真的?”


“真的!”


一周后


“哎哎哎,你们看到了吗?这是浩裕集团的新懂事赵舒砚开的发布会!”小胖上班摸鱼居然看到了浩裕集团的新晋董事给围达围棋网道歉!


“什么啊?”

“给我看看!”

“说是之前无意对围达公司有过言辞侮辱,现在面对这样有潜力的公司,深感抱歉,希望以后能够合作共赢,还有投资我们公司的意向!”


“真的!他们集团可是全国房地产龙头,投资我们公司的话,那我们是不是要涨薪啦!”


“对呀,对呀!”


办公室里员工们都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。方绪听得头疼,跑到白川办公室,正好看到他往嘴里塞了一把不知道什么东西,然后又灌点茶水,一下子吞了下去。


“吃什么呢?狼吞虎咽的!”方绪进门坐在那个又大又软的沙发上问他。


“糖吃完了,没你的份!”白川笑笑,问他来干嘛。

“我就是想问问,发布会也是你和赵舒砚说的?”


“不是,那是他自己打赌输了,愿赌服输而已!人家也很耿直的,说到做到,哪像你因为一台车跟人置气!”白川插着手又喝了两口茶。


“切,他一个富二代而已,别拿我跟他比较!”方翘腿后仰。


“行~”白川坐到方绪旁边,“那我有个事儿跟你商量!”


“什么事!?”方绪拿走他的茶杯,喝了起来。


“围棋网最近不是用户流失一些吗,我就想在围棋网开一个全民棋王的活动,简单点说就是我们撒一些现金,赢多少局棋,就可以给一些现金奖励,或者虚拟币兑换礼物也可以。”


“一来呢,是吸引更多人来参与到围棋的活动中,能增加网站的讨论度和注册人数,二来呢,延长活动时间,就能保留部分用户,另外,我想在网站开设一些围棋的视频教学,让新手也能下围棋!你看怎么样!”


方绪佩服地点了点头,紧紧地抱住白川,“师兄~你怎么这么聪明!你怎么想到的!有你是我的福气啊!”


“昨天我和赵舒砚讨论出来的。具体方案,我下周就能给你,怎么样?”


白川如实回答,方绪盯着他的眼睛不可思议地问


 “什么?赵舒砚?你又跟他见面了?他想的?”


“不是!!他昨天发消息问我什么时候有空出去喝茶,我说最近没什么时间,他就追问我,我告诉他我们网站用户流失严重,他就告诉我举办一些参与度高的活动就能留住暂时大部分用户,至于其他的,还需要网站优化才行!所以我就想了这个方案!”


白川拉下他的手指责道“你就对我这么没信心啊?”


还好,还好,方绪不喜欢赵舒砚,不理会他就是,但是他知道自己过激了,连忙道歉“没有,我哪能啊!你想到的方案我高兴还来不及呢,师兄~别生气啊!”


“方绪,我跟你说,你这臭脾气有时候真的得改一改。”白川气着拿了书就走了出去,

“你去干嘛?”方绪傻傻地问道

“上课!”

T:对于《白日梦我》拍成剧,各位有什么看法🙃

白日梦我的剧场版来了,我说实话,要不是我是方文强的粉丝,我真的不会看的。

     首先就说一下抄袭的事情,小说本身就存在抄袭或者说融梗,单这一点我就没有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 第二点是剧场版剧情,光是开头,就很奇怪,为什么一堆高中生能开店,而且一天到晚都在上课迟到,家里人不管,还惹上小混混。而且凭什么沈倦一天到晚不怎么学习都能考700多,不是我酸,像这样的成绩,早就保送清华北大了,还留什么级,真的很奇怪(当然,我没看完,可能是我狭隘了)

     另外开头男女主见面就奇葩,两个人都危险驾驶,我当年驾考,语音提醒我是危险驾驶的时候,人都吓麻了。所以这里真的没必要。

    还有刘福江这个班主任,明知道只有一个奖学金名额,为什么还要让两个人去申请?奇奇怪怪!

    女主的哥哥也是,你送人家回家,马上都到家了,你就把人家送回去呗,干嘛,把别人放到公交车站,为了让男女主雨中相遇的浪漫情节?真的奇怪。强行凑cp

     第三选角色,周翊然真的不像学霸,像恶女(当然,可能是她有点周也的感觉)另外男主,不好看,还不如配角,眼睛小,眼距宽(个人审美,你要是觉得好看,你说了算)

    还有,邓柯的戏,我不只看过一部,水平就很一般,两年来,一点进步都没有,我真的很无奈。另外,我说我是方文强的粉丝,但是强子,你这个角色重复度太高了,真的第一次看新鲜,第二次看回味,第三次,第四次就乏味了!真的希望能够好好找到突破口,多尝试。



白芷二(绪川)


  白川好久没有这样练过棋了,围棋班交给了周思远代课,自己经过大半个月辛辛苦苦的研究,可以说是把卢原的和桑老的棋吃透了大半。能不能赢过那个傲慢的人,还不知道,但是自己的棋倒是提升了很多!


  白川天天给那个人发消息约战,今天那人终于回复了!


  “明天下午两点半,天元路十九号,百转茶楼二楼。一局定胜负”


  白川只回复了“好”字,或许是不服输的心理,和这么多天的等待,让他有些着急。


  第二天,准时准点,白川就来到了茶楼,服务员将他带到二楼,复古的实木棋桌,和传统的中式围棋,都是很好的品质。但白川可管不了这么多,他早就知道今天是一场硬战,自己一定不能松懈!


  那人拿起上乘的陶瓷茶杯,抿了一小口,像是一眼看穿了白川一样“你有什么紧张的,就是一局棋而已!”


  白川立马反驳道“这不是一局棋,是我们公司的名誉,也是我们围棋班的声誉!”


  “这么执拗,那你当初为什么放弃比赛,该做围棋教师呢!”


  白川很吃惊,他与这个人毫无关联,他怎么知道这么多的,“你调查我!”


  那人轻飘飘一句“知己知彼 ,才能百战不殆!你要是能赢我,我开发布会给你们公司道歉!”像是有了必胜的决心。



  白川也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,毕竟自己也研究了大半个月!没有多说废话。


  白川坐在他对面,直直的看着他,“开始吧!”


  “自取其辱!”那人也不再废话,分先后,赵舒砚执黑先行,白川执白紧随其后。


  白川预想的不错,赵舒砚集桑老和卢原的棋为一体,注重内外均衡,棋风是柔中带刚,要想打败他,白川必须灵活多变才行。

  一退一进,一守一攻,两人不分上下,互相僵持,四个小时,整整四个小时了,从两点半下到六点半,这大大超出了白川的预期。

   他没想到这人这么厉害,自己研究了半个月,也才只是这样的水平而已,果然有的人下棋就是天赋高,有的人就是天赋低,怎么努力都追不上,如今怕是赢不了对面这个人,只能苦苦挣扎着继续下去,七点,刚刚好!


  终于……结束了!终于可以去接师弟和学生了。


  “一百三十一,一百三十二,一百三十三……一百三十四……白川苍白的脸上有了淡淡的笑容,一百三十五……赢了,赢了四分之一子,白川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,只是两眼一黑,脑袋一片空白。


  直到醒来,就是在医院的病床上。可能是刚醒来吧,白川有些懵,他观察着周围,像是在找什么东西?赵舒砚见他朦胧不清地四处观察,像个孩子一样,不禁笑了出声,白川听到了“你笑什么!”


  “我笑你们下棋的,都这么蠢吗?”赵舒砚不是看不起下棋的人,只是这样固执的一个人,他第一次见到,说不上的好奇,可他的高傲又只能驱动他说出这样伤人话。


  “这不是蠢,这是执着,如果我不执着,我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,一位围棋老师!”白川挺直了腰杆,一本正经地说着,好像只要有围棋,生命才能继续一样。

  可事实如此吗?并不是的,是人就得吃饭,就会有欲望,利用欲望赚取钱财,才能拥有一切,和想要的东西,比如这个VIP病房,是白川挣一辈子钱都来不了的地方,哦,不,他甚至不敢生病,这是生意人的想法,这样一对比,白川似乎有些太愚蠢,


  “是啊,正是因为执着,你才会来到医院,要不是我,别人把你扔大街上,死了都没人知道!”


  这几天白川是超负荷工作,一边管着公司,一边还要花费一切可能的时间去研究棋局,身心俱疲,早在两天前就胃疼过,但是就算是赵舒砚,也没想到,两人能下四五个小时,别说瘦弱的白川了,赵舒砚这种身体健壮的富家公子都难熬。


  可就算赵舒砚救了白川,但是他还是觉得一码归一码,“住院的钱我会还给你,车费,药费,你给我单子,我都还给你,当然,我也谢谢你把我送医院,但是我记得我是赢了棋的,你,该道歉还是得道歉,这件事儿才算完!”


  赵舒砚看到眼前这个固执的,清瘦的,甚至是有些古板的老师,一本正经的脸,倒是产生了几分怜悯之情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
 赵舒砚虽然傲娇,但他也不是输不起的人,既然输了那就愿赌服输,遵守承诺,他拿出手机,给助理发了消息,然后站在床边,正对着白川,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

  “不好意思,当初我不该说出那种侮辱人的话,我现在诚恳的向你和你们公司道歉。对不起!”

  白川看着赵舒砚如此诚恳的道歉,心中有说不出的畅快,嘴角微微上扬“那个,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,我就替公司原谅你了!哎,对了,你有没有看到我的手机,我得跟我师弟打个电话,本来要去接他的,结果耽搁了!”


  刚刚还一副古板的模样,以为他要刁难,结果这么快就原谅了,倒是出乎意料。现在看看倒是有些憨厚在的。赵舒砚想也没想,就回答他“没看见,你拿我的手机打电话吧!另外把你的电话存上。”


  “宣传单上就有,况且你调查了我,还不知道我电话?”白川随口一说,他不知道自己存电话给他,和那人调查出来的电话是不一样的意思,便结接过手机开始给方绪打电话,结果好几次都是正在通话中,或者是关机。

  赵舒砚提醒他,应该是有事忙,白川想来也是,便给他发了条信息就完了。


  方绪刚回国,应该是先去看他师傅,俞晓暘,然后参加接风宴才对,这会儿应该在接风宴上喝酒呢!


  “道歉我也道了,你也不用在追着我们冲业绩了,我再介绍几个小孩给你,保证你业绩第一!”


  在赵舒砚眼里,白川不过是想赚钱,不,每个人都想赚钱,他这样做无疑是对白川最大的恩惠,哪想白川一句话就让他哽噎住了

  “喜欢围棋的人,我们自然接受,但是他们要是不喜欢围棋,我们也是不会接收的。”


  白川的话仿佛是在羞辱他,回怼道,“那你就为什么这么喜欢围棋呢!”


  “那你呢?为什么棋下得这么好,怎么不做职业呢!”两人互相提问,好生尴尬,赵舒砚反问“下棋好就一定要做职业吗?”


  “也不是,只是你这样的人才,不做职业可惜了!”白川一向珍惜有天赋和喜欢围棋的人,如今职业棋坛的人老龄化严重,围棋也在没落,但是他一直都没有放弃,他想改变围棋的现状!


  对于一个生意人来讲,人才要合理的利用,但是白川明显被用得不合理,自己都是不合理的存在,居然还有闲心来管别人。


  “那你呢?职业五段做少儿围棋班的教师!不觉得可惜吗?”和赵舒砚的相同的话,白川听了不知多少次,当初多少人劝过他,可他还是坚持走了这条路。

  “这对我来说不可惜,不仅不可惜,还有更大的价值!”


  “什么价值?”他好奇地问。


  “我每次看到一个个有天赋的孩子,或者是热爱围棋的孩子,他们为了自己的围棋事业奋斗的时候,我都非常开心,他们每一个人都闪烁着不同的光芒,而我能作为老师站在他们身边,能成为他们暂时的依靠,能看着,引导着更多的孩子进入围棋的世界,我觉得那就是我的价值!”

  “现在中国围棋迎来了新浪潮,像我这样的棋手,要做好助推器才行!还有啊,我有一个学生叫时光,他是第一个给我拿奖回来的孩子,他天赋极高,我便一步步引导他,进入职业棋坛,如今他成了最快定段的人,也开始为国家参赛,我很欣慰……”


  白川自顾自地讲述着自己的故事,全然没有发现赵舒砚看呆了,那是第一次,赵舒砚觉得一个人身上放着光,是一束很温暖的光,所谓的春风桃李,就是他这般了吧。

  直到白川肚子发出咕咕的叫声,才拉回了出神的赵舒砚,白川尴尬的笑着,“不好意思啊,我,,,”


  赵舒砚嘴角上扬道“正好我也饿了,旁边就有家餐厅,我请你吃饭吧!就当我们是不打不相识的朋友,如何?你不会还在斤斤计较吧?”


  “哪有!就是……我还欠着你医药费呢!哪好意思你请客,要不还是我请吧!”

“你是病人,你最大!不过我这人好面子,必须我请客!”


  白川拗不过他,只能同意。

  

  不过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有钱人就是爱吃牛排,方绪每次请客,也都是吃牛排,他吃不惯这些,也不好拒绝。平时也都是方绪点菜,今天点个全熟的牛排还要被店员阴阳,还好赵舒砚给他找回面子“一份全熟的牛排,再来一瓶拉菲。这几个菜也上,做不了就让你们经理来。”

“对不起啊,我,我没在这种餐厅点过菜。我看菜单上只有牛排,所以就……让你丢脸了…”白川默默低下头,玩弄着餐巾。

  “没关系,你是顾客,想点什么,他们都必须上,再说以后常来就知道了,他们这儿一般都有好几个菜单!”赵舒砚笑着一句轻飘飘的话让白川更是无地自容,这种餐厅哪里是他能常来的地方,贫富差距啊!!!


  “我约了下周二的记者见面会,我说过我会向你们公司道歉的,我这个人说到做到!”


  白川吃惊道“我还以为你就是说说罢了……”


  “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,并且我回去仔细看了你们公司的成绩,觉得不错,我有意向想投资你们围棋网和围棋队。”


  “真的!那真是太谢谢您了!”白川一个劲儿的感谢和傻笑,本想敬个酒,却被周舒砚拦住了,说什么病人要少喝,又笨拙地放下,赵舒砚看了又开始不自觉地笑了。


  “白川,你有没有意向来做我家的家教。”赵舒砚主动找话题,属实是有些尴尬,

  “这……我回去考虑考虑……”白川迟疑了,确实他有工作,能养活自己,又何必再找一份工作来增加负担呢?只好这样推脱了。


  “也好,好好考虑一下,我这个人见到能看得上眼的人不多,你算一个!”赵舒砚看着他的傻样,觉得甚是有趣,有意无意地调侃他,

  正好服务员端上来了牛排,和红酒,和其他菜,可是一看到油腻的牛排,白川就下不去嘴,将筷子翻来覆去的看。

  赵舒砚看在眼里,将切好牛排,放到他面前,可他一边笑着谢谢一边还是不肯下嘴。

  赵舒砚见他尴尬不说话,想了想,赶紧找补“哦”说完又叫上服务员,不知道点了个什么,直到后面服务员端来一碗养生粥,白川才笑得明媚起来,看着赵舒砚说道“谢谢啊!没想到西餐厅还有这些,那我就不客气了!”


  赵舒砚笑着,“明明就是出来吃饭的,客气的话,岂不是要饿肚子?”


  看着白川一口又一口的喝着粥,倒是让赵舒砚怀疑,这粥怕是什么神仙美味!

  看得他都想抢了白川的碗!不然他这个有胃癌的人怎么能吃得这么香。

  期间俩人有的没的聊着,白川贴心回应着他的每一句话,也给出了自己的见地,赵舒砚看着对面的人,明明没有很出众,却有一种让人想依赖的感觉。


  等俩人吃完,赵舒砚让司机先送白川回家,俩人坐在后座,许是赵舒砚酒喝多了,枕在白川的左肩上。

  白川一是好心,而是浑身有些无力,不太舒服,一动不动,任由他枕着,路边的灯有些昏暗,但正好能看清楚白川的脸,消瘦的脸庞给人清冷的感觉,薄薄的嘴唇,颜色比刚出医院要红润些许,脖颈白皙细腻,原本一丝不苟的衬衣,也被压的有些许褶皱。

  不知怎的,见白川不动,赵舒砚想把他的衬衣压得更乱些,便意图往脖颈处继续蹭,却又刚好停车,只好作罢。

  

  不甘心的他约白川有空去茶楼下棋,互道再见后,赵舒砚又确认了一番“白川,我们算朋友了吧。”


  “算啊,当然了!拜拜,路上小心!下次见!”


  白川哪想一下车就碰到了方绪“方绪?你怎么在这儿?你怎么也不跟我说啊?”

方绪肚子里窝了一团火,气得头发都快竖起来了

  “你去干嘛了?”

“我……”没等白川解释,方绪就大发雷霆道


  “我昨天就跟你说过我今天下午七点到,我从两点半给你打电话,一直到我们坐四个多小时飞机回来,我在机场等你一个小时,一直打电话你都没有接,我担心你,来你家楼下找人,也找不到,现在十一点多了,你知道我多担心吗,我都快报警了!结果,你和别人玩得不亦乐乎!你有没有在乎过别人的感受!!!”


  白川自知有错,赶紧道歉“我给你打电话了,方绪,方绪,是我的错,我不是故意食言的,我是有原因的!你听我解释,我手机……”。 


  方绪正在气头上,完全听不进去白川的话,只见他走到白川的一侧,稍稍一闻,更加恼火“还解释什么啊?身上一股酒味和香水的味道,是和别人约会去了吧,我怎么以前没看出来,你是这样的人啊!哼!我说白川你也真是,让人家女孩子开车送你回来,真有你的!”


  方绪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
  哎,白川只能自认倒霉,方绪的跑车很快就一溜烟没了,一天发生这么多事,只能明天再处理了,可是明天刚好要上班!


  白川回去洗完澡,辗转难眠,郁闷不已,想了好久,还是打开电脑,给方绪发了封邮件,他知道方绪每天都很忙,要处理很多文件,能不能看到这封邮件,只能靠缘分了。


  第二天一大早,白川就去奢侈品店守着,看了好久,打包好礼物就赶紧奔去公司。

  一走进办公室,静得瘆人,看到了俞亮,本来想恭喜祝贺的,结果俞亮恍惚着双眼先开口“白老师好,那个我,师兄给大家放假了,我有事先走了!”白川尴尬的哦哦两声,又互道了声再见,白川才转头看到方绪一声不吭地看着桌上的文件,想必还没来得及看邮件。


  白川看了看手里的礼物盒,给自己鼓足了劲儿,才轻轻地敲了敲玻璃门,见方绪没反应,又敲了三下,还是没反应,他知道方绪生气,没想到会这样生气!不知道这次道歉能不能成功了。再试试吧,再敲三下,要是还不理人,那就硬着头皮直接进去吧!


  白川试着又敲了三下,没反应,好!硬着头皮上吧!白川直接推门而进,走到方绪面前,很认真的说“嗯,那个,我昨天是因为有事儿,才错过了接机的时间,然后,我手机也弄丢了,所以没接你电话,你也别太放在心上……”

  见他还是没反应,白川把礼物从背后放到他桌前,又怕他看不见,往前推了推“你收了礼,咋俩这事儿就当过去了啊。”见方绪不肯开口,继续道歉“我保证,以后绝不会发生同样的事情了。”


  “还有以后!?”虽然不是什么好话,但方绪终于开口,看来没事儿了!“好好好,没有,没有!这事儿就着么结了啊!”


  白川心里的一块儿石头终于落地啦,转头坐到沙发,期间方绪幽怨地瞅了他一眼,哼了一声,然后开始拆礼物盒“给我买了什么道歉礼啊!我可看不上普通的东西!”


  “你拆开看看就知道了”

方绪拆完,把那条暗红色领带拿在手里摸了摸,上好的材质,还是自己最喜欢的品牌出的新品,一看就是白川用心挑的,不过还是嘴硬“也还好吧,勉勉强强能入我的眼。”

  还在说话呢,就拿着领带对着镜子臭美,得瑟的样子真是让人给他一拳!奈何白川脾气好,能忍受这少爷的臭脾气!“不是我说你,白川,你一个五段跟一个业余棋手下棋居然要废这么大力气!你要不好好练练,再升个段吧!之前我就想让你参加升段赛,你却不肯!”


  “哎!方绪你……”见白川刚想反驳,方绪赶紧接上“哎~我可没让你放弃教育事业啊!我是让你再提升一下棋力,不然下次有人踢馆怎么办?再把孩子们,把你的两个冠军学生,把我,放一边,跟他下七八个小时啊?”

  才一会儿功夫,方绪就换上了新的领带,白川也低着头想了想升段的事情,这些年确实没怎么考虑,这次也险些输棋,可是升段赛的话……


  “我回头考虑考虑吧。”等等他看邮件了!都知道下棋的事儿了!肯定看了!看邮件了刚刚还装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!!!存心想让自己在他面前丢脸!!!“不是,你看邮件了!?”

  

  方绪连忙扯开话题“哎,师兄,我今天给他们放假了,昨天晚上的庆功宴你没去,我也没去,要不咱俩中午出去吃一顿?正好你还欠我一顿饭呢!中途陪你买个手机,然后回老师那儿看看啊!”

  方绪打理完头发,又喷上名牌香水,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,一看就没什么好事!可白川是谁?这么多年了,早就习惯了,不过他扯开话题确实惹人生气,白川仅瞪了他一眼

  “行~你说什么就是什么!不过好久没见老师了,还是先去给老师挑些礼物吧!”白川起身,方绪嬉皮笑脸地过去,捏着他的肩,推着他走,像是贴在一起的一样。


  “哎呀,现在就去挑,走走走,快点!”


  “你小心点!现在又不晚!”


  “没事!我跟你讲啊,当时我师弟,你学生,他们夺冠的时候啊,那场面,尤其是韩国队的脸色!哈哈哈哈我当时还担心,结果这么多场棋,总共就输了一场!直接碾压!”

  两人一路推推攘攘的,就像少年时那样,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
白芷一(绪川)

    其实入坑一年多了,一直想写,又没有时间,放假了有闲了,结果一整个寝室又报考xx,又得忙好一阵子,不管了,先写了再说吧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方绪投资了新的少儿围棋班,让白川继续任教,地址就在围达公司的隔壁。

  这是方绪特意安排的,一来可以帮他看着围达的棋队,二来这边棋手多,有什么事儿来隔壁找人就行了,这主要原因嘛,还是让白川替自己看着公司,毕竟他现在啊,在韩国领队比赛呢!


   这天,白川一如既往的去上班,还是一身白衬衫,一个旧茶杯,一个旧本,一本新书。茶杯刚接了水,茶叶在热水里翻滚,一个小孩嘻嘻哈哈的跑了过来,撞到了白川的怀里,还好水没洒到小朋友身上,

  白川把书本茶杯放到地上,一手被烫得通红,一手扶着小男孩的肩,蹲下关切地询问“小朋友,你没事吧?你是今天来听试课的吗?你的家长呢?”

  小孩儿睁着大大的两眼,天真无邪的样子好生可爱,“我叫博文,你是讲围棋课的老师?”

  白川笑着说道“是啊,我是围棋班的老师,我叫白川,要和我一起学习围棋吗?”

  小孩一脸傲娇“嗯,,我总得先看看你的课如何,再决定!”

    白川没想到这小孩子这么有个性,倒是让他想起了某个人。


  “好!”白川先去旁边用冷水冲了手,又带着小孩去了教室,博文飞奔向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的怀里,那人一身西装,整个人看起来英俊精致,博文一声声哥哥,却也抵不过男子的批评,什么乱跑,什么淘气,可博文就不停撒娇卖萌,听得人迷糊。

  白川看着他们笑了笑,那男子也礼貌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上课铃响起,白川也开始了他的课堂,先是自我介绍,然后就是围棋的入门知识,还引经据典了一些,让人听得很是清楚明白,堂下一片掌声,只有和博文一起年轻男子,带着孩子离开了。

  白川连忙追上去询问“这位家长,这么着急走,请问是我的课有什么问题吗?还请提出来,我们好好改进。”

       那男子语气轻蔑“你们宣传单上不是说你们围棋班号称方圆市第一吗?怎么你们老师的水平不怎么样啊?还是说就你的水平不行啊,哎,不对啊,你这不是高级班的课吗?怎么……”

  那人鄙夷的一笑,让白川尴尬无比,暗道:就不该让方绪来做宣传单!

      不过他教对待孩子绝对是一心一意“您有什么意见尽管提,我们一定尽全力让孩子学习好围棋!”

“哥哥,哥哥,这个白老师虽然不如卢原老师年轻,也没有桑爷爷厉害,但是他身上的香,好好闻啊!人也很好,我想在这儿学棋!”

      “看来我们我弟弟很喜欢你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白川对着孩子笑了笑,“我知道你们不缺钱请高级教练,但是孩子既然喜欢这儿,不如就让他在这儿试着学一段时间吧!”

      “就算我弟弟喜欢,我也是不会将他放在这样一个破公司开的破围棋班的。”

      这话直戳白川内心,眼看着那人拽着小孩就要走。

      白川将他拦住,“这不是什么破公司,也不是什么破围棋班,这是围达围棋网旗下的少儿围棋班,你可以不在这里学,但是你不能言辞侮辱!”

      白川义正言辞的样子惹得那人发笑,“既然你这么有自尊心,那你敢不敢和我下一局棋,若是我输了,我给你道歉,若是我赢了,别说我欺负你,你就别缠着我家小孩冲业绩了!”

      “好!现在就下!”白川是不会放过这种不礼貌的人的。

      棋桌已摆好,白川执黑,与以往下棋不同,白川这次来势汹汹,一直以来他都秉持着以礼待人,但对于这种没有教养的人,不必客气!

      不过对手也不是吃素的,有着这么多名师的共同培养,没有实力那是不可能的,几个回合下来两人都没占到好处,最后竟然和局了。

      那人起身,递了一张名片给他“不错嘛,能和我下成和棋,是我小看你了,我今天还有事,卢原那家伙还不一定能下成这样呢,改日再约。”

     “那你什么时候有空!”白川是不会善罢甘休的,小时候老师说了,对没礼貌的人,要穷追猛打!

    “不知道!到时候再说!博文,走!”那人就这样头也不回地走了,小孩倒是可爱,和白川说完再见,才蹦蹦哒哒地追上自己的哥哥。

     白川拿着名片,赵舒砚,浩裕集团董事,管他的,存上他的电话,后面要加紧练习,不然就给公司和围棋班丢脸了!

     后来的一周,白川在网上找了很多桑原,和卢原的棋局,既然他们都是这个赵舒砚的家教,那棋风和下期思路肯定差不多,好好研究研究,肯定有机会赢他!

可别说桑老了,就是卢原下过的棋也是看不完的呀!卢原,卢原,不是方绪的师弟吗?白川想也没想拿起电话打给方绪。

  “喂,师兄,怎么了?”

“那个,方绪,卢原是你师弟吧,你对他了解多少啊?”

  白川没和方绪说自己约棋的事,不是说他不敢,而是不想让方绪分心韩国的赛事。

    “他呀,怎么了,他那个人整天板着个脸,但是人不坏。怎么?他找你麻烦了?你等着啊,我回去帮你教训他啊!”电话那头的人还是那个样子,对朋友有情有义。

      “没有,就是…最近看了他的棋局,想…让你给我讲讲他的棋。”白川也算是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 “正好,今天小亮和时光他们赢了棋,我呀,高兴地睡不着!那我就好好给你讲讲吧!”

     一晚上方绪都不曾停嘴,他和卢原系出同宗,都是俞晓暘的徒弟,对彼此很是熟悉,一直到他说话声音有些朦胧了,白川才意识到,方绪真的累了。

  白川怪自己,明明知道方绪在韩国吃穿住行都不习惯,要倒时差,还需要领队,每天都很累,还要求他给自己讲这么久的棋。

  “谢谢你啊,方绪,今天就这样吧,你先睡吧!”

      方绪打浑道“我不困!你听我讲啊,当初我和卢原那局棋,可谓是针锋相对……”还是老样子,像是一只爱炫耀的花孔雀。

      “好了,知道你赢得很出彩!该睡了啊!拜拜!”

“师兄~你多听我说会儿话吧,我第一次带队,不紧张是骗人的,小亮他们两个第一局就输了,还好今天赢回来了,明天那场比赛对上的是实力强劲的日本队,我一整天都安不下心来,还好你今天给我打电话。我才好了一些。”

  方绪的祈求让白川心里没有了负罪感,白川回应着他“那你继续说,你在韩国怎么样!”

     “韩国啊,每天都是咸菜拌饭和烤肉,一两顿还好,连着几天下来,吃得我都快吐了,要是有你给我做的饭该多好啊!”

     “你呀,在韩国受苦了,等你回来我一定好好犒劳你,请你吃大餐!”

      “就这么说定了啊,不管成绩怎么样,你都来接我吃大餐啊!”

      “好!到时候我一定第一个到机场接你!”白川对待方绪还是像以前一样,像是对待小孩。

  而方绪对待白川也是一样的,无话不说,无可替代。在他心烦意乱的时候,总是想起他,就像只有他才能缓解一样,白川是他的定心丸,是他的树洞,只有白川听他的废话,无论是炫耀还是失意,他第一个想起来的都是白川!

        “方绪,你该睡觉了,明天还要带领队伍大战一场,你作为领头人,要多鼓励他们,不能让他们看见你这般模样!”

      “知道了,可我想睡却睡不着,你要不给我讲个故事,说不定,我就睡着了。”方绪的得寸进尺是多么的合理,白川也只惯着他,讲了一个又一个故事,直到口干舌燥,电话那头传来轻微的鼾声才结束。

“晚安”

  

  

  其实这应该算是续写吧,就是最后一集,方绪领队韩国比赛的时候。我想着白川也不能在国内闲着,而方绪和白川的感情不可能直接升级,所以就多造一个角色给他们调和一下。